Allez

江家夫妇·江枫渔火对愁眠

姒笺:

她叫虞紫鸢,外号紫蜘蛛,真正的女中豪杰。

她是眉山虞氏的掌门嫡女,仙门百家中出类拔萃的天之骄女。

她自诩高门贵族,骄矜自傲,配得上这天底下最好的一切。

可是她爱上了一个永远不会看她的人。

那个人那么好,名门修士,温润如玉。

只消一眼,她就认定了他。

可是那个人眼里没有她。

江枫眠,她喜欢的那个人,他爱着别人。

多可笑,他爱的那个人,最后选择了江家的家仆,选择了他最好的兄弟。

她知道江枫眠有多痛苦。

她看着他痛苦,又心疼,又解恨。

谁叫你不爱我,活该。

后来有一天,她告诉母亲,她要嫁给他。

母亲对此感到不喜,她说她已下定了决心,求母亲答应。

母亲抚摸着她柔顺的发,轻轻叹气。

于是她嫁给了江枫眠。

但她并没有嫁给爱情。

婚后生活不尽如人意,她拼尽全力,可她的丈夫心里仍然念着那个女子。

她自认没有哪里比不上藏色散人,甚至她明明深爱着这个男人,缘何却被抛却了一片痴心?

她不甘,她纠缠,她吵闹。

从嫁给江枫眠开始。

一直到她死。

她那么执着于过往,所以她没有看见那个人早就被她打动,没有看见无论她如何无理取闹,他总是叹着气包容。

她被同床异梦的想象蒙蔽了双眼,却没发觉不知从何时开始,江枫眠看她的眼神比之前看藏色散人更加炽热。

江枫眠把魏婴抱回来的时候,她觉得天都塌了。

她以为他还对旧人念念不忘,所以她对魏婴从没有过好脸色。

可是她知道罪不及子女,到底也狠不下心去苛待那个孩子。

再后来,温家烧了莲花坞。

江枫眠还没有回来。

她匆匆送走了两个孩子,决定一个人面对这一切。

“不回来就不回来,没了他,我还不行了吗?!”

可她没能护住莲花坞。

她被化丹手打成重伤,一时躲避不及,被温家的一个无名小卒一剑穿心。

“三娘子!”

心头血流出来,她听见有人撕心裂肺地叫她。

她吃力地抬头,看到的最后一个画面是江枫眠目眦欲裂地扑过来,眼里充满了痛苦和焦灼。

是他吗?他回来了吗?

原来他也会因为她,感到焦心痛苦吗?

她心里一空,止不住地要落下泪来。

忍不住想起年少时的惊鸿一瞥,从此再也忘不掉那个人。

真是冤家。

她一生刚强,心有郁结,对江枫眠常常横眉怒目,竟是到死,也没对他说过一句软话。

可惜了。

若有来世,她是不是该,温柔一点呢?

虞紫鸢永远地闭上了眼睛。

她再也看不见。

江枫眠疯了一般直接对上了化丹手,用尽毕生功力要为她报仇。

她再也看不见。

江枫眠不敌战败,死不瞑目,而他眼里最后一个倒影是她满身血污的样子。

她再也看不见。

江枫眠的尸体跪立着与她遥遥相对,横在他们之间的,是那一截她发脾气摔断的玉钗,被他寻到最好的匠人仔细修补。

她再也不知道。

江枫眠死的时候,心里的最后一个念头是,这辈子吵吵闹闹,虽多有分歧,但总算生同衾死同穴。

若有来生。

虞紫鸢,还是江枫眠的妻。





评论

热度(334)